• 十年来如一梦几度思君泪先流——回忆王光德道长二三事
  • 作者:  编辑:  来源: 任宗权   浏览:706   时间:2021年12月02日
  • 十年来如一梦几度思君泪先流——回忆王光德道长二三事

    杨世华道兄将撰写好的《怀念道兄王光德道长》一文,第一时间传我共享。三天后我回信他:“回忆佳文,连看三天,每天几遍,每遍皆泪”。世华道兄回我一句话:“我是哭着写完的”。我立刻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顷刻又泪流满面。

    痛哉!天不假年,携仙人归道山。玉京山上,不知仙人可曾念起我等?但我等常常念起已经羽化二十年的王光德道长。思念竟多在梦中,每每梦醒,皆在三更!记得王平会长给我讲过,他也多在梦中梦见王光德道长,梦醒犹记,常常勾起思念。他与王光德道长是同学,情谊深厚,常常思念,自然是人之常情。人这一生,能常常念起的人又有几个?十年后,二十年后,又能念起几人?古今无限难忘事,竟多孤唱起三更。莫说紫霄叹道处,空令岁月尽无声。

    说起武当山的王光德道长,其德行名望,我早有耳闻。记得第一次真正见到王光德道长,竟然是他亲自驱车到我常住的道观,专程前来看望我。

    十年来如一梦几度思君泪先流——回忆王光德道长二三事

    那是一九九三年,我于中国道学院高功研修班结业后的第二年,继续留住洛阳下清宫担任住持。这年阳春三月一个上午,我正在房间昏睡。忽然知随敲开我的房门,我衣冠不整地出来,知随告诉我:“有客人到访”。我整好衣冠后,看到我道学院的同学柯宇河道长,带着几位道长到访。宾客落座,捧上清茶,言谈间方知贵宾们参加函谷关老君圣诞庆典活动,归来途径洛阳,专程到访。大约是志趣相投,大家天南海北的一通大侃,相谈甚欢。从黄老学说,谈到真武大帝。从国内道教恢复,谈到了海外道教文化的研究。对了,是我先介绍洛阳下清宫建筑,民国年间被冯玉祥拆除做防御工事,大殿即在被拆之列。下清宫大殿是真武殿,昔年供奉的是真武大帝。我谈到这里,分明看到来者立刻有了兴趣。我又谈到明朝时永乐皇帝欲在武当山塑立真武雕像,诏告天下所有雕塑名家出样品,皆不满意。后来闻听陕西凤翔一位八十余岁的老者,手艺高超,天下闻名。便传圣旨,召其进京面圣。据说召见时,永乐皇帝恰巧出浴,身材高大,圆胖面庞,披发赤足而出。老者确是智慧,竟以永乐出浴景象为原型,泥塑一尊披发跣足,收执宝剑的真武大帝塑像,面呈永乐皇帝。永乐大喜,乃命武当山以此样品塑像,一时名扬天下。后来,不知何缘由,最初这个塑像样品,竟被送至洛阳下清宫供奉,直至冯玉祥强令拆除。大约我讲的这个传说,让来者听的津津有味。这位也是身材高大,圆胖面庞的高道,认真听我讲完后,滔滔不绝地给我讲起了明成祖修建武当山的八宫二观、三十六庵堂、七十二岩庙、三十九桥、十二亭宏大规模,并再三邀我有机会去武当山,参访学习。

    从始至终,我都不知道在和湖北省道教协会副会长、武当山道教协会会长、武当山掌门大师兄、一位全国著名的高道聊天。这件事情,常成为我与道友们茶余饭后的笑谈,让我记忆犹新,终生难忘。离开时王光德道长还拿出三百元,说是资助道观维修。一九九三年的三百元,估计要相当今天六、七千元了。那时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,也只在一百三十元到一百八十元之间。职称高的,也不到三百元。

    十年来如一梦几度思君泪先流——回忆王光德道长二三事

    第二次见面,是在一九九八年春。那年春天忽然很热,大家都穿着单衣。湖北省道教协会在武汉长春观举办“第二届道教经韵知识学习班”,我是带课老师,光德道长此时不仅是湖北省道教协会会长,而且已经是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了。在举行开学典礼时,我招呼学生们都整整齐齐坐在教室,他与省市民宗委和省市道教协会领导依次入场时,忽然发现了我坐在教室后面,隔着很多课桌和人头,称呼我“任当家”,向我作揖问候。我急忙起身拱手回礼,十分感动。其实我那时已离开洛阳,也不当家了。熟悉武当山道观习惯的道友都知道,这是武当山称呼老修行的一种方式,不一定非是当家。那时室内闷热,大家都不时擦着汗水。这次见面,因为时间关系,没有聊天的机会。吃过午饭,他就驱车离开了武汉。

    第三次见面,也是在武汉长春观,大约是第二年的夏天。具体日子我也记不清了,只是记得长春观后院菜地的辣椒,已经能吃出辣味了。那天,我正在整理屋旁菜地,菜地后是一个很简单的旱厕。我没看见他进去,一会儿他从厕所出来,竟再一次称呼我“任当家”,便蹲在菜地边,和我聊起了天。他这次是到湖北省道教协会召开办公会议,估计这个时候恰巧有些空闲,和我聊起武当山以后要办学的事情,希望能请我去讲学。我对会长的钟情,自然十分感激。

    二零零零年夏天,山西绵山举行盛大的罗天大醮,我再次遇到王光德道长。我诚惶诚恐地将刚完成的拙著《道教手印研究》样稿面呈给光德道长,希望他能给题幅字,以壮道气。这是我第一部著作,能否出版,心里还在忐忑。大约一个月后,他来武汉办事,让武汉市道教协会工作人员阮贤斌同志交给我一个信封。我打开一看,三幅题字,一封信件。他在信件里写道:


    宗权道兄:

    大作阅完,甚是敬佩。题字三幅,任选一张。书写不佳,如不合规,可不选用。

    王光德

    十年来如一梦几度思君泪先流——回忆王光德道长二三事

    王光德道长在拙著《道教手印研究》上的题字

    会长垂爱,我岂能不用?给我出版第一部著作壮色壮胆,感恩戴德。在王光德会长的支持与关心下,《道教手印研究》一书,被我学生梁崇雄道长推荐至香港青松观书资助,2002年冬于宗教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。此时光德道长,已羽化登仙。书信与题字,实乃珍贵,被我永久珍藏,永久怀念!

    二零零一年冬天,时任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、湖南省道教协会会长、南岳大庙监院黄至安道长请我到南岳大庙,教习全真道教科仪。在一个早餐的时候,黄至安会长告诉餐桌的道友们,武当山的王光德道长羽化登仙了。我当时有些不敢相信,又回过头问了一句,得到的是一个十分悲伤的肯定。我那一天过的很浑噩,觉得“王光德”三个字一直在我脑海萦绕,一整天都在恍惚中度过。夜里无人的时候,我忽然泪流面面,实在睡不着了,便起床写了一首《哭光德》的诗:

    哭光德

    我举杯对着青山,

    洒向草丛间。

    青山记得当年的辛酸,

    微笑在坟边。

    你已去,

    化作缕缕青烟。

     

    我热泪留在襟前,

    哭泣声在徘徊。

    你已化作缕缕青烟,

    直冲在霄汉。

    你去吧,

    青山记得你的音容。

     

    我抬头仰望着苍天,

    寒风在凄凉呼唤。

    摔琴坟前解我辛酸,

    泪儿已迷我双眼。

    你去吧,

    清白已留人间。

    2001年10月于南岳大庙

    过了几日,杨世华道兄一行三人参加完葬礼,风尘尘从武当山归来,途径南岳。闲谈间,我们的话题不知不觉地谈到了刚刚羽化的王光德道长,二人只能唏嘘半天。杨世华道长离开后,我又是一个夜晚睡不着,再次起床,一气呵成地给这首诗谱上了曲,竟一次成功,一个音符也没修改。那个寒冷的夜晚,我一个人在房间弹着琵琶吟唱,唱着唱着就哭了,哭着哭着就睡着了。

    十年来如一梦几度思君泪先流——回忆王光德道长二三事

    第二天,我毫无预兆地感冒了!黄至安会长以为我教学太累了,宣布给我和学生们放一天假,让我好好休息。她哪里知道昨晚的事情!后来,这首《哭光德》的曲子被陕西省道教协会《三秦道教》美编贾慧法道长看到,第二年发表在《三秦道教》上。

    第三天,前几次举办纪念王光德道长的活动,我都没能被邀请参加。我没有抱怨的意思,知道大家不了解我和王光德道长深厚的缘分。在王光德道长羽化二十年之际,我第一次被邀请到武当山,同道友们相聚在一起,一起怀念我们敬爱的王光德道长,我已十分欣慰了。我将唐代诗人韦应物的《闻雁》中的“悠”改为“忧”字,来结束我对王光德道长的怀念:

    故园眇何处,

    归思方忧哉。

    淮南秋雨夜,

    高斋闻雁来。

    任宗权  

    2021年11月24日晚于武汉大道观翠云楼清君阁

    (本文作者:任宗权道长,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)

CopyRight © 2013-2015    主办单位:天然道观    地址:浙江省 温州市永嘉县乌牛镇东蒙山
推荐网页浏览分辨率1024*768    备案号: 浙ICP备19052630号-1    技术支持:麦拓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