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道·路
  • 作者:张天佑  编辑:  来源: 道教之音  浏览:578   时间:2021年04月16日
  • 道·路(“我心中的道”获奖作者最新力作,一文写尽道教“真精神”)

    那条路,修了很久。

    山上的道士们修了很久很久。

    这条路上人来人往,香客非常多。

    朝闻道,夕死可矣?

    山上响着全真正韵,诵经声很让人沉醉。

    三清祖师前的一声声唱词,似在诉说这太平盛世。

    银杏树枝繁叶茂,树影摇曳,为这道院再填一丝灵气。

    “师父,我们能羽化登真吗?”

    “去去,跟谁学的!”

    小道士问师父,被师父责骂了一通。

    道·路(“我心中的道”获奖作者最新力作,一文写尽道教“真精神”)

    他们有老有小,以身奉道,为山下千千万万的百姓祈福。

    他们心存善念,供养三宝,何曾想过会有这一天。

    这一天,银杏树叶落了,一夜之间光秃秃的,枯黄的落叶让小道士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  一声炮响,让路变得坑坑洼洼。

    日本人来了。

    他们很有“礼貌”,为山上送来很多很多的粮食,并向天尊忏悔自己的过错。为首的军官还摸了摸小道士的头,表示很喜欢这个孩子。

    可是,那被强行搬走的藏书,还有翻译官的数次警告,说明事情显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。

    就这样相安无事一段日子,可也不见香客上山。

    原以为是道路崎岖不平,于是他们便再度修整好,下山看看。

    原来,是被屠城了。

    法事做地一众道士心惊胆战。

    眼下连香烛都没处去买了。

    又过了些时日,一群身穿灰布军装的战士们沿着路上山,他们请求德高望重的老道士,可以收留他们的伤员。

    老道士沉默了,只说考虑一下。

    考虑了一下午。

    夜晚老道士带着两个弟子,沿着尚有些坑坑洼洼的道路,下山去了。

    道·路(“我心中的道”获奖作者最新力作,一文写尽道教“真精神”)

    月光全无,漆黑一片,但他们自是不怕的,可是迎面的风很大,似要把他们吹回山上一样。拉车的马儿,今晚也是十分地不听话,不愿向山下走。

    道路两旁的杂草,都逆着他们摆动。

    山风越来越大,而山下的光亮也越来越近。

    那是一片浮华,明亮的灯火让人挪不开眼。

    两个年轻弟子突然愤怒,质问师父。

    这是去寻日本人的路,对不对!

    老道士沉默了。

    赶着车,在道路上疾驰飞奔。

    马蹄不再踌躇,山风不再凌厉。

    第二天,道观门前,院子里,大殿里,都躺满了伤员。

    老道士长跪三清像前,他不知道这是对是错。

    千年宫观,法脉传承,无上道统,终究抵不过他心中一丝凡念,一点贪求。

    那是先国后道的念,愿民族解放的求。

    “登真?下辈子吧。”老道士这样说着,像是在问自己,又像是在回答自己。许久,他头也不回地,离开了大殿。

    没过多久,日本人找了上来。

    而老道士,放下了拂尘。面对严刑拷打,道士们没有退后一步。他们誓要与这祖师大殿生死共。陪着他们留下的,还没有那满山的银杏树,虽然一言不发,却记录了全部的故事。

    道·路(“我心中的道”获奖作者最新力作,一文写尽道教“真精神”)

    后来,日本人发现,伤员们沿着后山新修的道路,下山去了。

    山下运送伤员的马车上,有三个小道童,抱着一车残存的书籍。

    他们看着山上的大火,没有哭闹。

    “师兄,师父他们死了吗?”最小的那个奶声奶气的问道。

    “不对,这是升天得道,羽化登真。”小道士哽咽说。

    光年流转,上山的道路重新平整。

    断壁残垣里,银杏抽出新芽。

CopyRight © 2013-2015    主办单位:天然道观    地址:浙江省 温州市永嘉县乌牛镇东蒙山
推荐网页浏览分辨率1024*768    备案号: 浙ICP备19052630号-1    技术支持:麦拓科技